曾被美国制裁的他“破例”晋升为上将(图)

撰文 | 薛离
  时隔2年,中央军委再次晋升上将,10人被授上将军(警)衔。
  “八一”前一天,中央军委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隆重举行。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的军官警官颁发命令状。
  时隔一年,追平十八大后晋升人数之最
  此次晋升上将仪式被格外关注,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注意到,此次晋升仪式是十八大后第一次时隔两年进行的上将晋升。这意味着,从2012年至2017年,我军每年都有上将晋升,而2018年未见上将晋升:
2012年11月,中央军委委员魏凤和晋升为上将(注:十八大前的2012年夏天,中央军委同样也曾集中晋升上将);
2013年7月,时任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吴昌德等人晋升为上将;
2014年7月,时任原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等人晋升为上将;
2015年7月,时任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殷方龙等人晋升为上将;
2016年7月,时任西部战区政委朱福熙等人晋升为上将;
2017年7月,时任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等人晋升为上将(注:同年11月,中央军委委员张升民晋升为上将)。
  时隔一年,此次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夏天里晋升为上将的包括10人:
  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、南部战区司令员袁誉柏、西部战区政治委员吴社洲、北部战区政治委员范骁骏、中部战区政治委员朱生岭、海军司令员沈金龙、海军政治委员秦生祥、空军司令员丁来杭、国防大学校长郑和、武警部队政治委员安兆庆。
  政知见梳理发现,集中晋升10人为上将,在人数上可算较多。相比十八大以来的每一次上将晋升,仅有2015年夏天那次集中晋升达到了10人。
  多人打破惯例
  梳理可知,晋升上将的10人中包括:战区军政主官4人、军种军政主官3人、中央军委下辖部门领导1人、军事院校领导1人、武警部队主官1人。
  政知见注意到,依照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》,中国军衔设三等十级,上将为最高级别的军衔。根据上述条例,中央军委副主席、军委委员和总参谋长、总政治部主任的法定军衔是上将,其他正大军区级将领晋升上将则属“选升”。
  如何“选”?
  中国青年报曾经刊文披露晋升上将的惯例。一般而言,晋升中将满四年、担任正大军区级职务满两年的将领,再考虑军龄、履历等因素,多被“选升”上将。
  政知见注意到,十八大后,我军晋升上将屡屡打破这些“惯例”。例如,当时晋升中将仅仅三年的苗华(现任中央军委委员)在2015年夏天晋升上将;现任陆军司令员韩卫国2017年被晋升为上将,而距其晋升中将仅过去了两年。
  即便2018年并未晋升上将,但今年新晋上将的10人当中同样有6人打破“惯例”。政知见梳理简历发现,李尚福、吴社洲、朱生岭、沈金龙、郑和、安兆庆6人均为2016年晋升的中将。
  晋升上将前曾被美方制裁
  最后,提两个细节。
  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注意到,这两天的新闻联播播报了多条涉军重磅新闻。根据新闻联播披露,在上将晋升的前一天,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下午就推进军事政策制度改革举行第十六次集体学习。而在央视的画面中,沈金龙参加了此次学习,彼时,他所佩戴的仍为两星中将肩章。
  政知见注意到,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,去年曾被美国制裁。
  2018年9月,对于“美国将制裁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以及负责人”,我外交部、国防部相继进行回应。国防部表示,中国军队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,并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。中俄军事合作是主权国家之间的正常合作,符合国际法,美方无权干涉。外交部表示,中方对美方无理做法表示强烈愤慨,并已提出严正交涉。美方有关做法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,严重损害中美两国、两军关系。
  简历显示,李尚福2017年9月履新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,此前,他还曾担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司令员?、嫦娥二号发射场区指挥部指挥长等职。媒体还曾披露称,1958年出生的李尚福是已故红军、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西南指挥部副司令员李绍珠之子。
  资料 |?中国军网 央视?中国青年网等


这是水淼·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08-03 16:24:11)

Author: admin